首页 / 财经 / 正文

2元钱购买农民捡到的国宝金印金乌龟

2007年,渝中区收藏爱好者喻先生,日前收藏到国宝级文物“偏将军金质印章”捐赠证书,希望通过本报找到当年的捐赠者(本报12月4日10版曾报道)。昨日,记者终于找到这位无私的捐赠者刘定权(证书上笔误为“刘定泉”)。“偏将军金质印章是我结婚当天在嘉陵江边捡到的,捐赠奖金用来办了婚宴。”他说。

结婚当天捡“金乌龟”

“我知道当年国宝捐赠者刘定权的下落,我和他原来是同村的。”本报寻找国宝捐献人的稿件见报后,家住江北区海尔路的毛桂安等多人提供线索。昨日,根据这些线索,记者终于找到现居江北区海尔路181号兰溪小区49岁的刘定权。

刘定权当年家住江北区观音桥公社皂角岭村新城合作社(现江北刘家台片区),是一个农民(现已农转非)。因父亲在他未出生便去世,他与母亲相依为命,家里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他仅念了两个月书就辍学回家,帮助母亲务农。

“金印是我结婚当天捡到的。”刘定权说,1982年底一天上午,他与现在的妻子到公社办理了结婚手续。下午,他回到家,被生产队安排给位于嘉陵江河边的菜地挑粪。当天被安排挑粪的人较多,不偷奸耍滑的他走在队伍第二位,当他挑着粪走在河边路上时,无意中发现前面一人踢出一硬物。硬物大部分被泥沙包裹,露出少部分金黄色物质。他一时好奇,就随手捡起丢在衣袋里。

后来,挑粪队休息,他在河边用水洗净硬物上的泥沙,发现其金光灿灿,呈龟纽方形,底部刻有文字,十分好看。虽无人认识此物,但大多数人都认为该物是黄金铸成。且因它上面雕刻着一只乌龟,大家就叫它“金乌龟”。

不顾诱惑义捐国宝

不久,刘定权捡到“金乌龟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刘定权回忆,当时,到他家看稀奇的人络绎不绝,母亲担心遗失,更是成天将它放在贴身的衣袋里。当时,一老年文物贩子化装成收破烂的找到他,开始出价2元钱购买“金乌龟”,被拒绝后,随即出价1000元。